耶鲁大学江文苇教授和我院张朋川教授亲临书法篆刻工作室授课

发布者:沈院生发布时间:2018-06-29浏览次数:10

625日下午,在毛秋瑾老师的诚邀下,两位著名教授到艺术学院研究生书法篆刻工作室为大家授课:一位是远道而来的耶鲁大学美术馆亚洲部主任江文苇教授,一位是我们熟知的艺术学院张朋川教授。二老不畏酷暑,满怀激情地为我们带来一堂精彩的艺术史课。

首先,张朋川老师为我们抛出一个令人深思的热门话题——书画同源。在座的学生大多是书法和国画专业的研究生,所以当张老师提出这个问题时,同学们都很期待。张老师高屋建瓴,看待问题的视角带给我们许多启发。他以渊博的学识和幽默的授课方式,让我们在短短几十分钟的课程中像穿越了上下五千年一般,从远古时期最早的竹笔讲起,到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以及宋代书画用具,纵观历史长河,为我们梳理不同时代书写材料的变化,尤其是毛笔在其中的关键作用,最终让我们认识到张彦远是在一个什么样的历史背景之下提出“书画同源”观点的。





    江文苇老师为我们讲述的是他对《赵氏三世人马图卷》的研究心得,主要从文献学和图像学角度对比分析现藏耶鲁大学美术馆、纽约大都会的《赵氏三世人马图卷》有何异同。其中,当谈到吴湖帆所临摹的“人马图”和耶鲁大学所藏的“人马图”之间可能还有另一不为人所知的摹本时,这种近乎神秘的关系,瞬间引起了在场师生的思考与讨论。


随后,江老师又从他课件里准备的几幅画中为我们细心讲述他对每幅作品的关注所在,并分享他对一件绘画作品所涉及到的流传、收藏以及作品装裱和真伪判断等相关问题的理解。

当我们正好奇江老师为何可以用一口流利的中文为我们讲课时,从他自述其丰富的人生经历给了我们答案。原来江老师从小就与亚洲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加之后来对中文尤其是文言文的学习,使他对东亚、中亚的美术史有了更多认识。在江老师拿到普林斯顿大学的硕博士前后,他还曾到意大利、台北、日本进行学习,不断加深自己对艺术史的认知,迄今,江老师还在坚持对亚洲艺术史的探索和研究。

通过两位老师的精彩授课,我们都从中有感悟和收获,在课程接近尾声时,大家还意犹未尽,纷纷带着各自的问题向两位老师请教,整个课程在一个激情盎然和充满学术能量的氛围中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文图:李欣

2018年6月29日